《少年追梦情》| “导师”和社会议题在歌舞青春片中的表达

综艺节目 浏览(1201)

  达达先生2019.7.25我要分享

  引子

  

  电影需要合理地逻辑推动,在铺垫充分的前提下,尽量做到外部的表达到位,这样方能展现影片完整的内涵,即使这部影片要讲述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01

  《少年追梦情》是曾参演《使女的故事》的男星麦克思·明格拉的导演处子作品,由艾丽·范宁领衔主演,2018年9月在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2019年4月5日在北美上映。

  《少年追梦情》秉承了音乐电影的经典类型模式,是一部励志向的青春电影,通常来讲,这类电影有一众固定的受众群体,而这类群体所追求的,所欲图表达的,都离不开梦想二字,因此,《少年追梦情》这部影片将青春与梦想相结合进行表达,并且运用了多重对比的方式来加强冲击力。

  首先,是人物表面的光鲜亮丽和其背后付出之间的对比,这种对比方式曾在《爆裂鼓手》中大放异彩,在《少年追梦情》中则借助了更加现实的表达方式。

  其次,是音乐、舞蹈与人物性格设计之间的对比,一方面,在音乐与舞蹈上突出节奏与力量,另一方面,在人物塑造上,极力的使其性格冷淡化,舞台上的纵情歌唱与生活中的沉默冷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也突出了音乐梦想在女主心中的地位,为电影带来了充分地表现力。

  

  但是这种对比方式显得稍显俗套,并且过于生硬,使得女主角的塑造过于机械,人物表情严重脸谱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感,这或许是因为新人导演对于人物塑造的生疏。

  对于这类影片来说,人物的塑造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真的不擅长这些,那也只能另寻出路,针对于此,新人导演麦克思·明格拉精明地转向了故事的打磨,放弃了对人物本身的探索。

  《少年追梦情》做到了在动机上的合理铺垫,并且构造了完整的逻辑链条,围绕着“导师”这个角色,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拓展,在起伏与跌宕的故事剧情中逐步加强二人之间的情感贴合,使得影片完成度较高,目的明确,符合逻辑。

  这是在这类电影中不易做到的,尤其是对于“导师”的处理,这类角色存在的意义,为何出现,出于何种原因愿意去帮助主角,又能因此得到什么,这都需要清晰地展现出来,因此可以说,麦克思·明格拉的《少年追梦情》已经获得了一定意义上的成功。

  

  另一方面,《少年追梦情》虽然是一部励志向的青春音乐电影,但仍然点到而止地涉及到了些许社会因素,对社会治安进行了隐秘的暗示,例如,在男女主相遇时,本想坐公交的女主角因为受到混混的骚扰而决定搭男主的车回家。

  导演以此来引出潜藏的社会矛盾,对女性身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探讨,用女孩的谨慎和不佳的治安来完善影片的社会效应,同时表达对美国当今社会治安的不满,这种情节的设计还巧妙运用了偶然性来强调命运感,使得二人之间建立了一条命运的锁链,无法分割,注定要遇到并且成全彼此。

  同样的,这种社会议题的表达也体现到了艺术风格方面,女主一方面迫于家庭压力加入了唱诗班,一方面又对流行音乐抱有极大地兴趣,影片在这里为受众提供了一种艺术风格的对立,演唱经典歌曲的唱诗班和酒吧中演唱的流行音乐分别代表着传统和现代,二者相互碰撞,在主角身上留下不同的印记,而主角对二者也抱有不同的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代青年群体对于现代文化的认可,对于传统与经典自然而然地抱有一种先天的反感。

  

  与社会相对应的是来自于女主家庭内部的矛盾冲突,导演用异乡人+家人对其梦想的不解组成了一个经典的范式,即完成了矛盾的预设,又加强了主人公的无力感,在家庭中无法得到认可和理解,最终在外界导师的帮助下完成脱变,这组范式在励志向的青春电影中经常出现,也得到了双倍的效果。

  来自异国他乡的外来者,首先已经遭遇到了本国文化的排斥,又在家庭中失去了母亲的支持,这无疑是一种双重的“障碍”,在障碍来临时,便是“导师”这一角色的最佳出场时机,“导师”这一称呼来源于克里斯托弗.沃格勒的个人理论,指的一类年迈的长者角色,睿智又富有生活经验,在相关的领域具有一定的造诣,能够帮助主角克服恐惧和忧虑,并且引导他们认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同时,也揭示了主角的成长之路。

  这类角色代表了一种"高尚的自我",是善意的化身也是主角的人生灯塔,在《少年追梦情》中,导师指代着外在的认同,是主角走向成长的催化剂,弥补了家庭内部带来的信任危机,用专业领域的认可(知名歌剧演员身份)来表现女主的潜力,使其拥有成全自我的能力和信心。

  

  回归到电影本体,《少年追梦情》在摄像与光线运用上可谓匠心独具,使得影片体现出了一种炫丽的mv效果,搭配着轻快明亮的音乐,插入女主置身于自然中的绝妙景色,并以此来营造氛围,引导受众情绪。

  在音乐与美景的辅助下,艾丽·范宁就像一位来自于自然中的精灵,美轮美奂,使得《少年追梦情》做到了美感上的最大化表现,也为艾丽·范宁构筑了一场宏大的个人颜值秀。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收藏举报投诉

  引子

  

  电影需要合理地逻辑推动,在铺垫充分的前提下,尽量做到外部的表达到位,这样方能展现影片完整的内涵,即使这部影片要讲述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01

  《少年追梦情》是曾参演《使女的故事》的男星麦克思·明格拉的导演处子作品,由艾丽·范宁领衔主演,2018年9月在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2019年4月5日在北美上映。

  《少年追梦情》秉承了音乐电影的经典类型模式,是一部励志向的青春电影,通常来讲,这类电影有一众固定的受众群体,而这类群体所追求的,所欲图表达的,都离不开梦想二字,因此,《少年追梦情》这部影片将青春与梦想相结合进行表达,并且运用了多重对比的方式来加强冲击力。

  首先,是人物表面的光鲜亮丽和其背后付出之间的对比,这种对比方式曾在《爆裂鼓手》中大放异彩,在《少年追梦情》中则借助了更加现实的表达方式。

  其次,是音乐、舞蹈与人物性格设计之间的对比,一方面,在音乐与舞蹈上突出节奏与力量,另一方面,在人物塑造上,极力的使其性格冷淡化,舞台上的纵情歌唱与生活中的沉默冷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也突出了音乐梦想在女主心中的地位,为电影带来了充分地表现力。

  

  但是这种对比方式显得稍显俗套,并且过于生硬,使得女主角的塑造过于机械,人物表情严重脸谱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感,这或许是因为新人导演对于人物塑造的生疏。

  对于这类影片来说,人物的塑造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真的不擅长这些,那也只能另寻出路,针对于此,新人导演麦克思·明格拉精明地转向了故事的打磨,放弃了对人物本身的探索。

  《少年追梦情》做到了在动机上的合理铺垫,并且构造了完整的逻辑链条,围绕着“导师”这个角色,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拓展,在起伏与跌宕的故事剧情中逐步加强二人之间的情感贴合,使得影片完成度较高,目的明确,符合逻辑。

  这是在这类电影中不易做到的,尤其是对于“导师”的处理,这类角色存在的意义,为何出现,出于何种原因愿意去帮助主角,又能因此得到什么,这都需要清晰地展现出来,因此可以说,麦克思·明格拉的《少年追梦情》已经获得了一定意义上的成功。

  

  另一方面,《少年追梦情》虽然是一部励志向的青春音乐电影,但仍然点到而止地涉及到了些许社会因素,对社会治安进行了隐秘的暗示,例如,在男女主相遇时,本想坐公交的女主角因为受到混混的骚扰而决定搭男主的车回家。

  导演以此来引出潜藏的社会矛盾,对女性身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探讨,用女孩的谨慎和不佳的治安来完善影片的社会效应,同时表达对美国当今社会治安的不满,这种情节的设计还巧妙运用了偶然性来强调命运感,使得二人之间建立了一条命运的锁链,无法分割,注定要遇到并且成全彼此。

  同样的,这种社会议题的表达也体现到了艺术风格方面,女主一方面迫于家庭压力加入了唱诗班,一方面又对流行音乐抱有极大地兴趣,影片在这里为受众提供了一种艺术风格的对立,演唱经典歌曲的唱诗班和酒吧中演唱的流行音乐分别代表着传统和现代,二者相互碰撞,在主角身上留下不同的印记,而主角对二者也抱有不同的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代青年群体对于现代文化的认可,对于传统与经典自然而然地抱有一种先天的反感。

  

  与社会相对应的是来自于女主家庭内部的矛盾冲突,导演用异乡人+家人对其梦想的不解组成了一个经典的范式,即完成了矛盾的预设,又加强了主人公的无力感,在家庭中无法得到认可和理解,最终在外界导师的帮助下完成脱变,这组范式在励志向的青春电影中经常出现,也得到了双倍的效果。

  来自异国他乡的外来者,首先已经遭遇到了本国文化的排斥,又在家庭中失去了母亲的支持,这无疑是一种双重的“障碍”,在障碍来临时,便是“导师”这一角色的最佳出场时机,“导师”这一称呼来源于克里斯托弗.沃格勒的个人理论,指的一类年迈的长者角色,睿智又富有生活经验,在相关的领域具有一定的造诣,能够帮助主角克服恐惧和忧虑,并且引导他们认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同时,也揭示了主角的成长之路。

  这类角色代表了一种"高尚的自我",是善意的化身也是主角的人生灯塔,在《少年追梦情》中,导师指代着外在的认同,是主角走向成长的催化剂,弥补了家庭内部带来的信任危机,用专业领域的认可(知名歌剧演员身份)来表现女主的潜力,使其拥有成全自我的能力和信心。

  

  回归到电影本体,《少年追梦情》在摄像与光线运用上可谓匠心独具,使得影片体现出了一种炫丽的mv效果,搭配着轻快明亮的音乐,插入女主置身于自然中的绝妙景色,并以此来营造氛围,引导受众情绪。

  在音乐与美景的辅助下,艾丽·范宁就像一位来自于自然中的精灵,美轮美奂,使得《少年追梦情》做到了美感上的最大化表现,也为艾丽·范宁构筑了一场宏大的个人颜值秀。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