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与黑社会密谋,美女窃听却被杀手追杀

综艺节目 浏览(1677)

  小说:股市操盘手与黑社会密谋,美女窃听却被杀手追杀

  顾彩言凭着记忆很快就来到会所,他刚要敲门,却感觉胸腔一阵憋闷,

  “噗!”

  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顾彩言抹了下嘴角,不可置信的望着手里的鲜血,“怎么可能?!”

  “挨他一脚能走到这里就不错了!幸亏你招架了一下!”

  娟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顾彩言旁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顾彩言,便刷卡打开了会所的大门。

  “你……把他打败了?”

  娟子这么快就赶上来,顾彩言有点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那是不可能的!”

  娟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怎么搞的?快进来!”会所的负责人老赵匆忙赶了过来,看到两人狼狈不堪的样子,连忙将大门关好,向外看了看,回头赶紧搀扶着顾彩言一起进入室内。

  “这是内伤,得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娟子给顾彩言把了把脉,叹了一口气,“胳膊估计里面有淤血!”

  “那个铁桦是谁的人?”顾彩言痛苦的揉了头胳膊。

  “马元奎!”娟子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马元奎?!”顾彩言惊讶道,“金爷和我说起过他!这次在盘衍电器上与金爷作对的可能就是他!”

  “现在还不好说!”娟子写下了一些中药的名称交给了老赵,并悄声嘱咐了几句,老赵很快就出去了,“金爷让我去查他和他的公司,但是没有丝毫的线索,现在只知道他名下的大元实业参股了一些基金,其中几只正是上周对盘衍电器举牌的基金,不过大元股份参股比例并不大;而且,目前还未发现大元股份乃至大元集团直接在二级市场里买入盘衍电器。”

  “娟子,刚才你明明告诉我铁桦是马元奎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股票,他为什么要追我们?”顾彩言说完,刚想从兜里拿烟,却发现烟和火机已经不知所踪。

  娟子起身从一个抽屉里拿出几盒烟和火机,递给顾彩言,“昨天我跟踪马元奎,结果被铁桦发现,后来负伤去你家里了。从保镖的角度来说,调查和跟踪我也很正常。何况铁桦的情况确实如他所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对手了。”

  顾彩言沉默不语,他点上了一支烟,闭上眼睛默默的将今天事情复盘;娟子看了看顾彩言,也没有打扰他,而是来到一个角落闭上眼睛开始打坐。

  今天发生的事情如幻灯片一样在顾彩言的脑海里一张张的浮现,一些未重视的细节开始清晰起来……

  “不对!”顾彩言突然睁开了眼睛,“第一,我是从公司后门开车出来的,而且当时后面并没有那两辆车,而且我当天还改变了常走了路线,在这种情况下,那两辆车能够在中途跟上我,不符合常理;第二,铁桦和他们是什么关系?第三,你说铁桦是马元奎的人,可马元奎应该坐镇S市,你跟踪他们来到T市,他们来T市想做什么?”

  娟子沉思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第一点,有可能你的车被安装了定位设备,明天我看一下便知;第二,据我对铁桦的了解,他和那些人一伙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当时他明显已经埋伏好了,否则撞击角度不可能那么精准;第三,我跟踪马元奎来到T市南边的一处别墅群中,他在其中一处最好的别墅里待了一下午便走了。”

  “别墅?!”顾彩言瞪大了眼睛,“你说的别墅群是不是这个名字?周围是不是这样的……?”

  顾彩言描述了一下别墅群周围的景色及娟子所谓最好的那座别墅的样子。

  “是的!你知道那里?”娟子点了点头。

  “那就清楚了!”顾彩言又点上了一支烟,“那处别墅群市汇金地产开发的,汇金地产的老板就是王斌,社会大哥,这样看起来,王斌应该是和马元奎商量什么事情……对了,你没靠近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别提了!”娟子摇了摇头,“当天他们直接在别墅群的那个入口安排的人,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我好不容易从后山找了一条小路靠了过去,可是还没等听就被铁桦发现,他们一路追赶我,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这件事情你得调查一下。”顾彩言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上来!”

  “是呀!对盘衍电器举牌的那几只基金,都是最近几年成立的,查了下背后的股东和公司,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散户,除了大元股份之外。”娟子深有同感,“并且,你看!”

  娟子走到顾彩言身边,展开手掌,只见手心里有一个药丸,里面还包裹着一张纸条。

  “怎么回事?”顾彩言不解的问道。

  “我回来的时候,有人向我投掷的,要知道,我的速度很快,能将这样的东西准确投到我身边,而且立刻消失……”

  “还有高手?”顾彩言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

  “嗯!”娟子也表示十分诧异,“这位高手应该旁观了我们与铁桦的打斗,这颗药丸闻味道应该是治疗内伤的!”

  “你会中医?”顾彩言确实问道一股呛人的重要味道。

  “我们练武的,经常会受伤,所谓久病成医。”娟子边说边把药丸掰开,展开纸条,“以柔克刚!”

  “应该是对你说的!”顾彩言看了看纸条上的字,风格十分醇厚,“这条曲线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白,不过好像有点明白了!”娟子默默的看着纸条。

  “小说也没这么夸张啊?”顾彩言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小说那算什么?”娟子看了看顾彩言,“以前我和父亲上山锻炼时,遇到的奇人可多了。”

  “有空和我讲讲!以后我想拜师学艺!我总觉得我是百年一见的习武奇才!”顾彩言说完,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肌肉。

  “咳!”娟子一脸鄙视的看着顾彩言,“您哪,还是先把伤养好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