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安琪尔(第四章和三个跟屁虫一起奔跑的快乐)

综艺节目 浏览(557)

第四章:和三个跟屁虫一起奔跑的快乐

我人很小,因为我是一个小孩子。到了我像爸爸一样年纪时,便要变大了。

——泰戈尔

“丑丑,给奶奶摘点菜叶子回来!”奶奶苍老沙哑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飘进正在院子里跳橡皮筋的丑丑的耳朵里。

丑丑现在可厉害了,能够帮奶奶做好多事啦:什么摘菜呀,什么切猪草呀,什么浇花呀,什么扫院子呀,什么拎篮子呀……最最厉害的是,她还会帮奶奶做稀饭啦!用奶奶的原话说就是:咱家的丑丑没白养,能够使上嘴啦!

丑丑家是单家独院,没有伙伴跟丑丑玩。即使玩这种跳橡皮筋的游戏,她也只能一个人玩。不过你还别说,咱的丑丑就是聪明,她还真有办法:搬来两条凳子,一边一条,把橡皮筋套在两条凳子的腿上,这不,她就一个人在中间跳上了。

有时也不只她一个人,还有笨笨和懒懒。

今天不知怎么了,这俩家伙一个也没来。

丑丑听见奶奶的叫唤,对着屋里欢快地应了一声:“哎!”

丑丑也没收拾凳子和橡皮筋,直接就进屋拿菜篮子去了。

丑丑又转到偏房,把跳跳抱起来。每一次出门,她都要抱上她的宝贝跳跳。

跳跳是丑丑的最爱,不仅因为她是一个兔女生,而且还因为她有一身雪一样的白毛,干净而柔软,抱在怀里像抱着一个温暖的雪球。

刚出院子的栅栏门,笨笨“咻咻”着窜到丑丑的跟前,一边边摇着尾,一边在丑丑腿上蹭来蹭去,好象在说:“我也去!我也去!”

“刚才跑哪儿去啦?”丑丑用小拳头轻轻打了一下笨笨的头,“刚才玩的时候跑哪儿去啦?现在我要出去了,你就来了。真是一个‘撵脚狗’!”

笨笨继续蹭着丑丑的腿。这一回是道歉的意思啦。

笨笨是一个狗男生,长得虎头虎脑的,全身堆满了肉,走起路来一点没有狗的利索。

丑丑说声“走吧”,就抱着跳跳,拎着篮子,领着笨笨往她家的菜园子去了。

刚转过一个土坡,土坡上一只虎皮猫从草丛里窜了出来,狠狠吓了丑丑一跳。

“死猫!净吓人!”丑丑伸出右手的食指指着虎皮猫的头用娇滴滴声音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骂道。

虎皮猫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坐在丑丑的前面,两只前爪举在胸前,象是在给丑丑做恭喜,嘴里一声轻脆的“喵呜——”。

这位就是丑丑家臭名昭著的懒懒了。

懒懒也是一个男生,不过是一只猫。一身虎皮并没给他增添多少威风,反倒借着他懒懒的步子衬出几分病态,好象风都吹得倒。好在他从来没有被风吹倒过。

他们四个继续往前走。前面是一条土沟。

懒懒这一回居然不懒了,跑到了最前面。只见他紧跑几步,到了土沟前,两条前脚一伸,两条后腿一蹬,轻松的跳过去了。

丑丑呢,虽然抱着跳跳,挎着篮子,也没费多大劲就跨过去了。

笨笨摇着圆滚滚的身子,漫不经心地走到土沟跟前,跟本没有跳的意思,只把身子往前一蹭。

“哗啦!”笨笨头朝下,屁股朝天,掉沟里了。

哦,这个笨笨,不知道是真没力气还是没专心,反正掉沟里了。

丑丑听见响声,转过身来,看见笨笨的丑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终于还是忍不住,被他的样子逗得笑弯了腰。

笨笨费了好大劲才爬了上来,弄得满身黄泥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低头默默跟着继续走。他一身金黄的皮毛,像披了一身黄金缎子似的闪闪发亮,刚刚沾上的黄泥虽然与这身“行头”有些相似,却肮脏得格外刺眼。

懒懒停了停,转身瞄了一眼,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眯缝着眼睛,一副全身快散架的样子,四条腿只是那么懒懒地支撑着身子,漫不经心地往前走。在他看来,身外的世界都与他无关。

“你真是一个懒懒猫啊!”丑丑总喜欢这样用右手的食指指着他的脑袋骂。

懒懒一点都不生气,他只在丑丑食指的一戳之下理所当然的摇晃几下,似乎要告诉丑丑:谁让你给我取了这个名呢?

“还是咱们的跳跳妹乖哟!”丑丑每次不管是批评完笨笨还懒懒,都会这样表扬一回跳跳。

跳跳也确实乖,趴在丑丑的怀里一动不动,微闭着一双红葡萄似的眼睛,搭拉着一对柔软的耳朵,温顺地接受丑丑的抚摸。

不过,不管怎么说,丑丑还是挺喜欢这三个小跟屁虫的。

丑丑家离菜园子并不远,他们四个一会儿就到了。

丑丑放下跳跳,跨进园子里,拣着摘了几片莴笋叶,放到跳跳的跟前。

“跳跳妹,给你!”丑丑总是这么亲切地称呼跳跳兔。

跳跳并不乱跑,趴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起大餐来。

笨笨和懒懒可就疯上了,追着跑,一会你跑前面,一会儿我跑前面,有时又面对着面,头顶着头,叱着各自锋利的牙齿,露出一副要把对方吃下去的凶样子。

“呜——”笨笨狗发出了警告。

“唿——”懒懒猫并不示弱。

丑丑却开始摘起菜来。她才懒得理这两个家伙呢。她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一对冤家,一会儿仇得死,一会儿腻得慌。

果然,两个家伙都下不了口,只能做出一副凶狠的假把式。坚持了不到两分钟,就又各自退开,忽而闪身奔跑着追赶起来。

丑丑摘完菜,也不急着回家,加入到笨笨和懒懒的追逐里来了。

这一回两个家伙更疯了,绕着丑丑转圈子,象是要在小主人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本领。

丑丑可给他们转晕头了。眼前只是两个旋转的影子。丑丑急得没办法,一边挥着手一边大声喊:“不许转圈子!不许转圈子!”

笨笨最懂丑丑的话,首先跳了出来,往对面的一块草坡跑去。

懒懒奋起直追,闪电般跟了上去。

丑丑也跟在后面跑。她可跑不过这两个家伙。

“等等我!”丑丑累得直喘粗气。

这两个家伙才不管呢,一直往上冲。坡上的草很茂盛,差不多有一两尺长了,笨笨个大,还能看见一条金黄色的背脊;懒懒呢,几乎就看不见啦,只有偶尔一阵风吹来,才能看见他的小一块虎皮。

“懒懒加油!懒懒加油!”丑丑是没法追啦,只能回转来抱起跳跳,站在后面当观众。

笨笨虽然胖,但毕竟块头更大,懒懒虽然灵活,毕竟腿脚没有笨笨长,转眼间就快被笨笨追上了。

好在坡上有一棵梧桐树。懒懒急中生智,顺着树杆“哧溜哧溜”就上去了。

哈,这一回笨笨傻眼啦!

他围着树“咻咻”着直打转,就是没办法。

懒懒呢,屁股朝上,头朝下,翘着长长的胡子得意地朝着笨笨“喵呜喵呜”着。

“哦!懒懒胜利了!”丑丑欢呼起来。

跳跳也跟着激动不已,从丑丑怀里一蹦就跳了下来,象一条雪狐似的往草丛里窜去。

“跳跳回来!”丑丑大声喊着。

跳跳这一回似乎不听话了,只管往前跑。

丑丑急得没法,只好跟着追了上去。

跳跳终于停在一丛“牛奶果”跟前。“牛奶果”是一种小灌木,会结一种深红色的小果子,很甜很甜的。深绿的叶子,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叶子被摘下来,茎杆上便浸出乳白色的浆液来。

哦,这种带浆液的叶子可是跳跳的最爱啦!

哦,这种甜甜的小果子可是丑丑的最爱啦!

丑丑跑到跳跳的跟前,跳跳已经开始吃那些带着香味儿的叶子啦。而那几根摇晃的茎杆上赫然挂着好多熟透的“牛奶子”。

“哈,我的跳跳妹,原来你是给我寻美味来啦!”丑丑兴奋的叫起来。她和跳跳早把笨笨和懒懒两个家伙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颗、两颗、三颗……”丑丑小心翼翼地摘着那些紫红色珍珠般的小果子。她并没有直接就放进嘴里,而是把它们放在一片宽大的桑树叶子里。她要拿回家分给奶奶吃呢!

哦,我们的丑丑可真是个孝顺的女娃子哟!她把所有的“牛奶子”用桑叶包好,又用手腕上的橡皮筋缠好。

丑丑正准备离开,突然,她看见离“牛奶子”不远的一棵山茶树上挂着一条小青蛇。小青蛇把身子缠绕着树枝,头却向外探出,吐着可怕的信子。

“啊——!”丑丑一声惊叫,身子往后一倒,顺着草坡滚了下来。那包牛奶子也不知扔哪儿去了。

等她爬起来时,却发现自己掉到了一个土坑里。土坑不大,是山民们废弃的一个山粪池。好在里面没有粪,只有茂盛的杂草。

丑丑试着往上爬了爬,可是没有用,她的个子太矮。

“笨笨——!懒懒——!”丑丑大声地呼喊着。

“哧溜”,一个雪白的雪球向着丑丑滚了过来。啊,是跳跳。

“跳跳你跑来干啥呀?”丑丑抱起跳跳,有些心疼。

跳跳呢,钻在丑丑的怀里,温顺地搭拉着耳朵,一边用嘴上的胡须轻轻地触着丑丑的小手,象是在安慰丑丑:“别怕别怕丑丑姐,有我在呢!”

接着,坑上面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丑丑又是一惊,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跳跳。

“汪汪——”原来是笨笨。笨笨站在坑上面,望着坑里的小主人,象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绕着坑往左转了三圈,又往右转了三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快回去叫奶奶!”丑丑向着笨笨挥了挥手,大声喊道。

笨笨盯着丑丑,嘴里“咻咻”着,他往后望了望了,似乎懂了丑丑的意思。可他忽然转过头,一个虎扑,跟着跳进了坑里。一到坑里,他便用嘴蹭着丑丑的腿,“咻咻”着一副亲热不已的样子,似乎在安慰丑丑。

“你真是个笨蛋啊!”丑丑这回可急了,她真后悔给这家伙取坏了这个名。

丑丑挥起小拳头朝着笨笨的一身笨肉一阵好打。

“快回去找奶奶!”丑丑再一次大声喊道。

笨笨停止了“咻咻”,抬头望着丑丑的眼睛。这一回他似乎真懂了。他转身就往坑上窜。可是试了好几次又滚也下来——他太胖啦——哦不,他太笨啦!

“懒懒!”丑丑没法子,笨笨这家伙笨得吃牛屎,她只好喊懒懒。可是懒懒不知跑到哪儿去,喊了好多声,一点动静也没有。

“懒鬼!”丑丑生气地骂道,她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咻咻咻——”笨笨又转过身来,对着丑丑叫着。

“还叫,都怪你,太笨啦!”丑丑又打了笨笨一拳。可是笨笨依然“咻咻”过不停。他望望土坑上面,又望望丑丑。

哦,丑丑懂了。笨笨是叫她帮他一把呢。

跳跳也懂了笨笨的意思,一下从丑丑的身上跳了下来。

笨笨回头望一眼丑丑,再一次往坑上冲去。眼看到坑口了,丑丑赶紧伸出两只小手托了笨笨的屁股一把,笨笨使尽全身力气往上一窜,终于跳出了坑。

笨笨转过身,在坑口探出头来朝着丑丑“咻咻”着。

“可别犯浑啦,快回去找奶奶!”丑丑生怕这个笨家伙再次跳进来。

笨笨昂起头,对着天“汪汪”两声,就不见了。

丑丑蹲下身,再次抱起跳跳。现在只有跳跳和她做伴了。她们两个女生就这样依偎着坐在土坑里的青草上,耐心地等待着。

四围里全是青青的草,它们争相伸展着自己细长的臂膀,随风摇晃着;一阵又一阵青草的味儿在空气里飘荡、弥漫。天空干净而湛蓝,几朵白云悠闲地飘来飘去,魔术般变幻着姿态。

丑丑想起妈妈给她讲过的坐井观天的故事。

“好个懒鬼,居然见死不救!”丑丑一想起懒懒就气不打一出来。

“妹儿呢,摔着没有啊!”是奶奶!

“奶奶!我在这儿!”丑丑兴奋地喊道。

奶奶扛着一把木梯来了。她小心地把木梯伸下去,想自已下来。丑丑赶紧喊道:“奶奶别下来!”

奶奶只好扶好梯子,对着坑里喊道:“小心点!”

丑丑靠近坑的边沿,举起手中的跳跳,跳跳懂事极了,双腿一蹦,就跳出了坑。

“跳跳真棒!真不愧叫‘跳跳’啊!”丑丑高兴地拍手为跳跳欢呼起来。

丑丑小心地扶着梯子往上爬。她有些害怕,笨笨站在坑沿边“咻咻”着给她打气。

丑丑终于爬出了土坑。笨笨赶紧过来欢快地跳着,象是在庆贺,又象是在邀功。

“谢谢你笨笨!”丑丑摸着笨笨的头,“你今天可真不笨!”

丑丑抱起跳跳正准备走,突然,她看见刚才摔下来的地方,懒懒正挂在哪里。丑丑正想骂懒懒,却发现他的身上似乎捆着一根什么带子似的。

丑丑稍稍往前走了几步,吓得差点又坐下来。我的妈呀,原来正是那条把她吓进土坑的青蛇。青蛇象一条绳子似的,紧紧的把懒懒捆住了。

“懒懒!”丑丑大声喊着,声音里带着哭腔,还带着欠疚。

懒懒抬头望了他们一眼,突然把身子一缩,象一条滑溜的泥鳅似的从青蛇的“绳套”里钻了出来,然后一拧脖子,一口咬住了青蛇,摇摆着头左右甩着,青蛇象一条鞭子似的,被重重地打在树杆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哦,懒懒好勇敢啊!”丑丑高兴地拍着手。

“作孽呀!”是奶奶叹息。

“懒懒,快放了青蛇回家啦!”丑丑对着懒懒大喊道。

懒懒望了一眼丑丑,猛的一摆头,青蛇象一根棍子似的在空中打着转,落进了草丛里。

懒懒为丑丑报了仇,欢快的跑了回来。

“咻咻”,笨笨不停地蹭着丑丑。丑丑低头一看,笨笨不知在什么地方把丑丑的那包“牛奶果”找回来了。丑丑高兴得把跳跳、笨笨和懒懒都抱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