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10)

动漫推荐 浏览(604)

?

前情回顾:村里的女人都觉得雪兰家丑外扬不妥,六嫂听到后当即刺激福安,使他一气之下又剪雪兰的电线。

上一章? ? 责问

第二百一十章? 责怪

看着被气得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的雪兰,福安转过身一声不响就回厨房了。此刻,无奈的雪兰腿一软就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风刮得更紧了,那股寒意横扫过雪兰的每一寸肌肤,让她冷得瑟瑟发抖。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五保户,这样的话政府还会给予关照。

因为雪兰亲眼所见,和她一起去信奉耶稣的本村的张婶,因为她从无儿无女,丈夫早逝,她从年满六十岁开始,每个月政府都会给她发米和钱。而且就在年初的时候,政府由政府出钱帮她建了一房一厅带卫生间的房子。

雪兰越想越伤心,无助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来,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流进嘴巴里,酸涩之感连着北风似乎随时都要把她吞噬。

夜色已经完全包围了整个村庄,除了每家每户里映照出来的灯火和空气中卷积着生火做饭的烟火气息外,雪兰还能感受得到的就是饥寒交迫。

过了好久好久,雪兰觉得自己就要被冻僵了。这会,她才用右手撑地,慢慢站起来,借着远处传来的灯光,一步一滑地向厨房走去。

五十米的路程,她却足足走了五分钟。废了好大劲,她才打开厨房门走了进去。虽然她仍然指望电灯能发亮,可她摸索着走到拉线前,"滴答"拉了一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面前还是漆黑一片。

肚子已饿得"咕咕"唱着悲伤的歌,雪兰如同盲人一样一手扶着墙,一脚试探着踩出去。这会,光明于她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终于来到灶台旁边了,雪兰的双手又在台面上来回搜索,就是想要找生火做饭的火柴。这可恶的火柴这会也欺负她,竟然和她玩捉迷藏,没有进入她的双手。

就在雪兰以为火柴不翼而飞近乎绝望的时候,她的左手才摸到了她正要寻找的火柴。可此刻,她觉得似乎火柴都拿不稳了。因为这一刻,她的双手已被冷得完全不听使唤了。

万般无奈中,她又在心里祈祷:"仁爱的主啊,求您发发慈悲,赐我力量让我生火做饭……"

说来也真奇怪,在雪兰祈祷完的这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注入到她的体内,她又觉得自己元气满满了。于是,她用右手轻轻推开火柴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火柴,滑向点火处。

只听"哧"的一声,一根红红的火焰马上在雪兰面前跳跃。她蹲下来,迅速地从灶台旁边拿过一小捆干草顺势点燃,并放进灶台里面。

"哧哧"的声音响得更欢了,这时候灶台里面的干草正在熊熊燃烧。想着自己的煤油灯也没有油了,雪兰只能趁着干草烧得正旺的时候投入干柴,让干柴的火光照亮这间小屋,她才能淘米做饭。

幸好今天早上雪兰就挑水装满了水缸,要不在这没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她怎么看得见到面前几十米外去挑水呢?

当雪兰舀着冷如冰的水淘好米放进锅里后,她就可以靠近灶台取暖了。那跳跃着的火苗还真善解人意,不断地把温暖传进她的身体里,让她冻僵的手脚又恢复了知觉。

做好饭后,雪兰菜没有煮菜。饿极了的她盛了白米饭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功夫,半斤米饭被她一扫而光。

原本吃饱饭还要洗澡的,可屋内黑灯瞎火,雪兰决定不洗了。趁着饱饭后全身暖和,她要摸索着走向房间。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雪兰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后来她蹲下身子,一步一步慢慢试探着才爬上了床。

劳累了一天,这会她已满是疲惫。本来去割草时衣服上沾了不少杂草碎,她应该把外衣外裤脱下来的,可劳累让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倒床就睡。

睡梦中,她看见天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过得实在太苦了,所以在见着天主的那一刻,她忍不住问天主说:"天主,为什么我那么虔诚地祈祷,那么认真地唱主的歌,还过得如此苦?"

听了雪兰的问话,主来到她跟前,抚摸着她的头说:"雪兰啊,现在正是考验你的时候,只要你坚持下去,下辈子你就可以上天堂,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那我还要坚持多久啊?"问话间,雪兰的眼里闪过希望的光。

"孩子,幸福就在不远处,你一定不要放弃!"主满脸慈祥地对雪兰说。

"好,我一定不会放弃,从现在起,我会天天祈祷,天天唱主的歌。"雪兰信心满满地说。

听了雪兰的回答,主的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他继续摸了摸雪兰的头说:"孩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上天堂的!"

就在雪兰想抓紧主的手的时候,主忽然化成一片云飞走了。情急中雪兰大喊:"天主,你别走啊,天主,你别走啊……"

叫喊中,雪兰被惊醒了,她缓慢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四周仍然是黑乎乎的,而且还寂静无声。她想,现在应该还是半夜吧?平时睡觉前她总要祈祷一番的,可今晚自己倒头就睡,是不是因为落下一晚没有祈祷,主就托梦提醒自己呢?

于是,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双手合十,又开始小声地祈祷。

这时,福安的房间的电灯亮了。因为昨天天气寒冷,六嫂的小妞不小心着凉了。这不,大半夜就发高了,在半睡半醒之间这小妞总是一惊一乍地惊叫。

六嫂就是被小妞的惊叫声吵醒的,她拉亮电灯,看见小妞时不时舞动四肢,这才摸了摸她额头,才发现小妞的额头非常烫手。该怎么办呢?她首先想到的是用冷毛巾帮小妞敷头。

于是,六嫂起床披上一件毛衣就下床穿起拖鞋准备去厨房,刚出到门口,就听见有声音从雪兰房间传出来。

原来那老家伙三更半夜还在念耶稣的书,一股无名火在六嫂的胸膛升起,她认为,正因为雪兰在念那邪门的东西,小妞才会发烧。

此时,六嫂气冲冲地走到雪兰的门口,边踢门边恶狠狠地说:"老东西,你安的什么心,三更半夜还在诅咒我孩子,现在我孩子发烧了,你满意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9.2

2019.08.06 19:40*

字数 2102

前情回顾:村里的女人都觉得雪兰家丑外扬不妥,六嫂听到后当即刺激福安,使他一气之下又剪雪兰的电线。

上一章? ? 责问

第二百一十章? 责怪

看着被气得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的雪兰,福安转过身一声不响就回厨房了。此刻,无奈的雪兰腿一软就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风刮得更紧了,那股寒意横扫过雪兰的每一寸肌肤,让她冷得瑟瑟发抖。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五保户,这样的话政府还会给予关照。

因为雪兰亲眼所见,和她一起去信奉耶稣的本村的张婶,因为她从无儿无女,丈夫早逝,她从年满六十岁开始,每个月政府都会给她发米和钱。而且就在年初的时候,政府由政府出钱帮她建了一房一厅带卫生间的房子。

雪兰越想越伤心,无助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来,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流进嘴巴里,酸涩之感连着北风似乎随时都要把她吞噬。

夜色已经完全包围了整个村庄,除了每家每户里映照出来的灯火和空气中卷积着生火做饭的烟火气息外,雪兰还能感受得到的就是饥寒交迫。

过了好久好久,雪兰觉得自己就要被冻僵了。这会,她才用右手撑地,慢慢站起来,借着远处传来的灯光,一步一滑地向厨房走去。

五十米的路程,她却足足走了五分钟。废了好大劲,她才打开厨房门走了进去。虽然她仍然指望电灯能发亮,可她摸索着走到拉线前,"滴答"拉了一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面前还是漆黑一片。

肚子已饿得"咕咕"唱着悲伤的歌,雪兰如同盲人一样一手扶着墙,一脚试探着踩出去。这会,光明于她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终于来到灶台旁边了,雪兰的双手又在台面上来回搜索,就是想要找生火做饭的火柴。这可恶的火柴这会也欺负她,竟然和她玩捉迷藏,没有进入她的双手。

就在雪兰以为火柴不翼而飞近乎绝望的时候,她的左手才摸到了她正要寻找的火柴。可此刻,她觉得似乎火柴都拿不稳了。因为这一刻,她的双手已被冷得完全不听使唤了。

万般无奈中,她又在心里祈祷:"仁爱的主啊,求您发发慈悲,赐我力量让我生火做饭……"

说来也真奇怪,在雪兰祈祷完的这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注入到她的体内,她又觉得自己元气满满了。于是,她用右手轻轻推开火柴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火柴,滑向点火处。

只听"哧"的一声,一根红红的火焰马上在雪兰面前跳跃。她蹲下来,迅速地从灶台旁边拿过一小捆干草顺势点燃,并放进灶台里面。

"哧哧"的声音响得更欢了,这时候灶台里面的干草正在熊熊燃烧。想着自己的煤油灯也没有油了,雪兰只能趁着干草烧得正旺的时候投入干柴,让干柴的火光照亮这间小屋,她才能淘米做饭。

幸好今天早上雪兰就挑水装满了水缸,要不在这没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她怎么看得见到面前几十米外去挑水呢?

当雪兰舀着冷如冰的水淘好米放进锅里后,她就可以靠近灶台取暖了。那跳跃着的火苗还真善解人意,不断地把温暖传进她的身体里,让她冻僵的手脚又恢复了知觉。

做好饭后,雪兰菜没有煮菜。饿极了的她盛了白米饭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功夫,半斤米饭被她一扫而光。

原本吃饱饭还要洗澡的,可屋内黑灯瞎火,雪兰决定不洗了。趁着饱饭后全身暖和,她要摸索着走向房间。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雪兰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后来她蹲下身子,一步一步慢慢试探着才爬上了床。

劳累了一天,这会她已满是疲惫。本来去割草时衣服上沾了不少杂草碎,她应该把外衣外裤脱下来的,可劳累让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倒床就睡。

睡梦中,她看见天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过得实在太苦了,所以在见着天主的那一刻,她忍不住问天主说:"天主,为什么我那么虔诚地祈祷,那么认真地唱主的歌,还过得如此苦?"

听了雪兰的问话,主来到她跟前,抚摸着她的头说:"雪兰啊,现在正是考验你的时候,只要你坚持下去,下辈子你就可以上天堂,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那我还要坚持多久啊?"问话间,雪兰的眼里闪过希望的光。

"孩子,幸福就在不远处,你一定不要放弃!"主满脸慈祥地对雪兰说。

"好,我一定不会放弃,从现在起,我会天天祈祷,天天唱主的歌。"雪兰信心满满地说。

听了雪兰的回答,主的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他继续摸了摸雪兰的头说:"孩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上天堂的!"

就在雪兰想抓紧主的手的时候,主忽然化成一片云飞走了。情急中雪兰大喊:"天主,你别走啊,天主,你别走啊……"

叫喊中,雪兰被惊醒了,她缓慢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四周仍然是黑乎乎的,而且还寂静无声。她想,现在应该还是半夜吧?平时睡觉前她总要祈祷一番的,可今晚自己倒头就睡,是不是因为落下一晚没有祈祷,主就托梦提醒自己呢?

于是,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双手合十,又开始小声地祈祷。

这时,福安的房间的电灯亮了。因为昨天天气寒冷,六嫂的小妞不小心着凉了。这不,大半夜就发高了,在半睡半醒之间这小妞总是一惊一乍地惊叫。

六嫂就是被小妞的惊叫声吵醒的,她拉亮电灯,看见小妞时不时舞动四肢,这才摸了摸她额头,才发现小妞的额头非常烫手。该怎么办呢?她首先想到的是用冷毛巾帮小妞敷头。

于是,六嫂起床披上一件毛衣就下床穿起拖鞋准备去厨房,刚出到门口,就听见有声音从雪兰房间传出来。

原来那老家伙三更半夜还在念耶稣的书,一股无名火在六嫂的胸膛升起,她认为,正因为雪兰在念那邪门的东西,小妞才会发烧。

此时,六嫂气冲冲地走到雪兰的门口,边踢门边恶狠狠地说:"老东西,你安的什么心,三更半夜还在诅咒我孩子,现在我孩子发烧了,你满意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村里的女人都觉得雪兰家丑外扬不妥,六嫂听到后当即刺激福安,使他一气之下又剪雪兰的电线。

上一章? ? 责问

第二百一十章? 责怪

看着被气得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的雪兰,福安转过身一声不响就回厨房了。此刻,无奈的雪兰腿一软就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风刮得更紧了,那股寒意横扫过雪兰的每一寸肌肤,让她冷得瑟瑟发抖。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五保户,这样的话政府还会给予关照。

因为雪兰亲眼所见,和她一起去信奉耶稣的本村的张婶,因为她从无儿无女,丈夫早逝,她从年满六十岁开始,每个月政府都会给她发米和钱。而且就在年初的时候,政府由政府出钱帮她建了一房一厅带卫生间的房子。

雪兰越想越伤心,无助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来,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流进嘴巴里,酸涩之感连着北风似乎随时都要把她吞噬。

夜色已经完全包围了整个村庄,除了每家每户里映照出来的灯火和空气中卷积着生火做饭的烟火气息外,雪兰还能感受得到的就是饥寒交迫。

过了好久好久,雪兰觉得自己就要被冻僵了。这会,她才用右手撑地,慢慢站起来,借着远处传来的灯光,一步一滑地向厨房走去。

五十米的路程,她却足足走了五分钟。废了好大劲,她才打开厨房门走了进去。虽然她仍然指望电灯能发亮,可她摸索着走到拉线前,"滴答"拉了一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面前还是漆黑一片。

肚子已饿得"咕咕"唱着悲伤的歌,雪兰如同盲人一样一手扶着墙,一脚试探着踩出去。这会,光明于她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终于来到灶台旁边了,雪兰的双手又在台面上来回搜索,就是想要找生火做饭的火柴。这可恶的火柴这会也欺负她,竟然和她玩捉迷藏,没有进入她的双手。

就在雪兰以为火柴不翼而飞近乎绝望的时候,她的左手才摸到了她正要寻找的火柴。可此刻,她觉得似乎火柴都拿不稳了。因为这一刻,她的双手已被冷得完全不听使唤了。

万般无奈中,她又在心里祈祷:"仁爱的主啊,求您发发慈悲,赐我力量让我生火做饭……"

说来也真奇怪,在雪兰祈祷完的这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注入到她的体内,她又觉得自己元气满满了。于是,她用右手轻轻推开火柴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火柴,滑向点火处。

只听"哧"的一声,一根红红的火焰马上在雪兰面前跳跃。她蹲下来,迅速地从灶台旁边拿过一小捆干草顺势点燃,并放进灶台里面。

"哧哧"的声音响得更欢了,这时候灶台里面的干草正在熊熊燃烧。想着自己的煤油灯也没有油了,雪兰只能趁着干草烧得正旺的时候投入干柴,让干柴的火光照亮这间小屋,她才能淘米做饭。

幸好今天早上雪兰就挑水装满了水缸,要不在这没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她怎么看得见到面前几十米外去挑水呢?

当雪兰舀着冷如冰的水淘好米放进锅里后,她就可以靠近灶台取暖了。那跳跃着的火苗还真善解人意,不断地把温暖传进她的身体里,让她冻僵的手脚又恢复了知觉。

做好饭后,雪兰菜没有煮菜。饿极了的她盛了白米饭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功夫,半斤米饭被她一扫而光。

原本吃饱饭还要洗澡的,可屋内黑灯瞎火,雪兰决定不洗了。趁着饱饭后全身暖和,她要摸索着走向房间。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雪兰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后来她蹲下身子,一步一步慢慢试探着才爬上了床。

劳累了一天,这会她已满是疲惫。本来去割草时衣服上沾了不少杂草碎,她应该把外衣外裤脱下来的,可劳累让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倒床就睡。

睡梦中,她看见天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过得实在太苦了,所以在见着天主的那一刻,她忍不住问天主说:"天主,为什么我那么虔诚地祈祷,那么认真地唱主的歌,还过得如此苦?"

听了雪兰的问话,主来到她跟前,抚摸着她的头说:"雪兰啊,现在正是考验你的时候,只要你坚持下去,下辈子你就可以上天堂,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那我还要坚持多久啊?"问话间,雪兰的眼里闪过希望的光。

"孩子,幸福就在不远处,你一定不要放弃!"主满脸慈祥地对雪兰说。

"好,我一定不会放弃,从现在起,我会天天祈祷,天天唱主的歌。"雪兰信心满满地说。

听了雪兰的回答,主的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他继续摸了摸雪兰的头说:"孩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上天堂的!"

就在雪兰想抓紧主的手的时候,主忽然化成一片云飞走了。情急中雪兰大喊:"天主,你别走啊,天主,你别走啊……"

叫喊中,雪兰被惊醒了,她缓慢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四周仍然是黑乎乎的,而且还寂静无声。她想,现在应该还是半夜吧?平时睡觉前她总要祈祷一番的,可今晚自己倒头就睡,是不是因为落下一晚没有祈祷,主就托梦提醒自己呢?

于是,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双手合十,又开始小声地祈祷。

这时,福安的房间的电灯亮了。因为昨天天气寒冷,六嫂的小妞不小心着凉了。这不,大半夜就发高了,在半睡半醒之间这小妞总是一惊一乍地惊叫。

六嫂就是被小妞的惊叫声吵醒的,她拉亮电灯,看见小妞时不时舞动四肢,这才摸了摸她额头,才发现小妞的额头非常烫手。该怎么办呢?她首先想到的是用冷毛巾帮小妞敷头。

于是,六嫂起床披上一件毛衣就下床穿起拖鞋准备去厨房,刚出到门口,就听见有声音从雪兰房间传出来。

原来那老家伙三更半夜还在念耶稣的书,一股无名火在六嫂的胸膛升起,她认为,正因为雪兰在念那邪门的东西,小妞才会发烧。

此时,六嫂气冲冲地走到雪兰的门口,边踢门边恶狠狠地说:"老东西,你安的什么心,三更半夜还在诅咒我孩子,现在我孩子发烧了,你满意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