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响,划破历史天空琼海椰子寨战斗点燃革命烈焰

电视资讯 浏览(1760)

为纪念海南解放65周年,一系列报道

椰子村战役始于1927年9月,这是全海南武装起义的第一枪。从此,革命之火越烧越烈

shot,划破历史空

海南日报记者郭嘉轩、金常波、蔡谦

old

1927年9月23日,椰村战役开始了全海南武装总起义的第一场战役 图为椰子村战场。 《海南日报》记者李映婷4月16日翻拍了琼海市贾集镇椰子村新貌

昕 海南日报记者李英庭拍摄了琼崖武装斗争的第一张照片,并拍摄了88岁的天空空。虽然烟雾散去,但它仍在移动。

再次参观琼海市嘉积镇椰子村战斗现场。古老的之字形拱廊街不长,但非常安静整洁。

在老街的尽头,椰子村委员会办公室后面的一块不显眼的石碑上,血腥的人物“9.23”椰子村战斗现场“时刻提醒快乐的人不要忘记88年前那个阴郁而惊心动魄的早晨。

1927年9月23日清晨,在椰林要塞茂密的森林中发射的第一发子弹敲响了琼雅武装斗争的盛大集会。 这标志着琼雅人民军的诞生和武装斗争红旗的树立,为琼雅坚持长期革命斗争奠定了基础。

回首88年后,琼雅革命孤岛上的战斗精神“红旗二十三年不倒”依然激励着人们勇往直前,壮淮跨海之战依然振奋人心。 椰子村是琼崖革命斗争的基石

小村庄的枪声点燃了革命的火焰“椰子村”,顾名思义,就是这个村庄 村庄隐藏在碧绿的椰子树丛中,在潺潺的万泉河旁,睡在美丽的白石岭下,宁静安详。 穿过街道上的房子,穿过沧桑的瓦房,穿过椰子树,沿着顺流而下的光滑石头路,一艘摩托艇远远停在丹村渡口的另一边。

我以为有一张“没有船渡的野外渡线”的照片,但当我回头时,我发现岸上有一块写着船夫电话号码的木板。 拨完电话不到一分钟,另一边的船掉头驶了过来。 着陆后,渡船夫刘静海跳下船,踩下踏板。船上唯一的乘客推着摩托车上岸。

88年前的一个清晨,琼雅革命的先驱王文明带领革命战士走上同一条路,从丹村渡口乘坐刘景海祖父刘邦威等村民划的八艘木船渡过万泉河,向椰子村发起进攻,打响琼雅共产党人对国民党反动派武装抵抗的第一枪

”88年前的那个雨夜,王文明率领的团队从这艘渡船上登陆,发起了椰子村战役。 椰子村村委会主任蒋大宁(Jiang Daning)在渡口附近长大,听长辈们一遍又一遍讲述传说中的强行渡河突袭的故事。

那是1927年,流血的一年 国共合作北伐的历次胜利中,蒋介石和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 1927年4月22日,鲜血席卷海南岛。200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捕,500多人丧生。

“422”事件带来了血腥的恐怖,突然让琼州大地阴云密布,琼雅共产党人到了生死抉择的紧要关头 血的教训让琼雅的共产党人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认识到进行武装斗争和建立人民军队的极端重要性。

9月初,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秋收起义,中共琼雅特委在乐惠县第四区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举行全琼武装总起义。第一场战斗发生在嘉吉城外的椰子寨。

你为什么选择椰子村作为你的首选?打开一张古老的黄色地图,原因一目了然:椰子村位于白石岭北麓,靠近山水,地势险要 那时,交通还不发达,大多数人使用水路。万泉河是交通枢纽。椰子村位于万泉河中游南岸,是乐惠四区至定安七区的交通咽喉。它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历史永远记得鲜血和悲剧

1927年9月23日,一场台风来袭的清晨,风仍在肆虐,雨仍在肆虐 在今天琼海市嘉积镇的椰子村,一场历史性的战斗在乐惠县第三区椰子村市场展开。

“战斗!”凌晨5点,大雨停了一会儿,连夜赶到椰子村的反革命军战士突然向200米外的敌人炮塔发射了愤怒的子弹。 50多只过去欺负他人的“猪”从梦中醒来,立刻变得困惑。 一小时后,一些处于守势的敌军被消灭,大部分逃跑了 占领椰子村后,反革命军队烧毁了敌人的炮塔,粉碎了团部,赢得了第一场战斗。 上午8点,陈永勤乐团杨善基、万宁部队、王文明琼山、定安部队在椰子村市场东门外成功相遇。

岁月的年轮刻有血迹斑斑的风采

椰子村小学早晨,书本的声音响亮而清晰。 学校后面是一棵有100年历史的枇杷树,树荫茂密,树旁有一座庄严的寺庙。

村里的老人都知道枇杷树和主要的窑洞寺庙在那些日子里与椰子村有着悠久的战斗历史。

”那天突袭后,杨善基和王文明联合起来在这里休息 ”蒋大宁感慨地指着树下的一块大石头说,“正是在这块石头上,杨善基向士兵们发出了战斗宣言,而在洞窟里,骨干们也在野外召开了紧急会议 “

蒋大宁说,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88年,但这座树庙在村民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多年来,无论村庄是如何规划的,水泥路是如何修复的,这里都没有任何变化。与此同时,这个村子已经花了很多精力进行了几次维护和修理。

没人会想到枇杷树下一百年的宣传实际上是杨善基最后的斗争宣言

休息之后,王文明率领部队渡过万泉河,返回定安丹村待命 而杨善基和陈永勤继续带领部队到村子的东部去消灭剩余的敌人。 在加斯帕,抗日革命军与袭击椰子要塞的敌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为了掩护大部队的撤退,杨善基和陈永勤两位同志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参加战斗的老兵曾经告诉我,当时敌人有更多的军队和更好的武器,而我们的军队更少,我们的武器也不够。双方的力量太大了 70岁的林洪帆(Lin Hongfan)20多年前开始收集琼雅党史的资料,这是琼海著名的“旧党史”。然而,每当他谈到这个地方,他的话尤其令人惋惜。

在一些老人的记忆中,杨善基在战斗中戴了一顶白色的“南洋帽”。敌人开枪了,但他仍然站在高处指挥战斗。 许多人劝他往后靠,但杨善基说:“军队仍然缺乏作战经验。在这个时候,我不会向任何人站出来!”

杨善基的战友陈永勤,出生在黄埔三期,戴着黄埔军帽,腰间佩着军刀,勇敢地在队伍前狂奔。 就在献祭之前,陈永勤清空了子弹,放下了枪,挥舞着剑清点人数。 两位革命先驱去世时都只有27岁。

杨善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革命同志死了,一百个诞生了。” 这位来自琼雅的人才于1922年去广州学习。1924年,他被派往苏联学习,并在莫斯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8月,杨善基从学校回来,被党组织安排到广州当青年。 为了琼雅故土的幸福和同伴的解放,他毫不犹豫地带头,不怕死。 一年一度的年轮嘎吱嘎吱响了88年,但琼海英雄的记忆越来越强,深深地嵌在这座红色的城市里:潭门镇景坎村杨山吉故居,是海南常见的“通”形尖灰瓦屋 杨善基在苏联留学的同学聂荣臻元帅在门楼上写了一个匾,吸引了无数人前来悼念。 另一方面,山陆机、山集雪、山集小学和阳山集纪念亭,这片红色的热土为烈士们留下了记忆和悲痛。

代代相传传承红色血脉

椰子村已经战斗了88年,目睹战争的所有老人都去世了。然而,83岁的欧季良已经成为村里少数几个详细了解情况的村民之一,因为他从小就听父亲的话。 作为欧江总的第三代,他每次带儿子放学回家都要经过纪念碑。 大多数时候,欧江总会停下来让他的儿子触摸石碑。

这是四代人传承下来的一个不成文的“家庭规则”:椰子村战斗是每一代人成长的“必修课”。

时间可以追溯到88年前,当时加佐山坡上激烈的阵地战已经结束,烈士们已经离去。 但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的精神永存。他们点燃的革命之火迅速蔓延到全岛。

在东路、琼东、琼山、文昌等地,革命军袭击了敌人的许多据点,烧毁了炮塔,摧毁了大批民兵组织。

在西路上,革命军总司令冯凭先后袭击了临高县和丹县,最终占领了丹县的新州市,并宣布成立临时革命政府。

“椰子村是琼雅人民革命武装力量的诞生地,也是红旗失败23年的开端。这第一枪对整个琼崖革命武装力量的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9月23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雅人民军的诞生日,也是红旗在琼雅革命斗争中失败23周年。 “我们省党史专家邢一空评论了这场战斗的意义

为了给下一代讲述椰子村之战,欧季良还收集了厚厚的一叠报纸。黄页都是关于椰子村之战的。最长的时间是14年前。

几天前,一个快乐的消息传到了这个安静的小村庄。 椰村小学校长颜广芬告诉记者,琼海市教育局已经建立了一个项目,在桐村主庙的基础上建设红色教育基地。

“学校里有240多名学生。该基地建成后,琼雅人民的革命武装力量可以在孤岛作战、长期断绝与党中央的联系、长期坚持与强敌作战、多次处于绝望边缘时坚守红旗23年等方面展示自己的伟大成就。他们可以教育学生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让更多的人了解历史和革命烈士,如杨善基和陈永勤,他们为这片热土奉献了一切。 ”颜广芬满怀希望地说道 (海南日报,佳吉,4月17日)

红色名片

椰子村战斗场地

“9.23”椰子村战斗场地于1989年被认定为琼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位于琼海市佳吉镇万泉河附近椰子村一侧 废墟包括一座旧瓦房、椰子村渡口和椰子村寺庙 在旧瓦房前矗立着椰子村战场的一块石头标志,这是敌人炮兵建筑的所在地。椰子村渡口是革命军登陆的地方。椰子村洞穴的主要寺庙是当时的临时指挥所。

Experts Connect

赖永胜,中共党史研究室二处处长:椰林村战役标志着琼雅人民军的诞生。

1927年9月,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湘、鄂、粤、赣三省秋收起义,中共琼雅特委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召开琼雅全军大起义,选择第一场战役作为具有特殊战略地位的椰子村 椰子村战役也打响了海南武装力量全面起义的第一枪。从那以后,海南崖的武装斗争之火变得越来越激烈。

椰子村之战今天在琼海市嘉积镇椰子村委会青庄旧街正式打响。作为全琼武装起义的主战场和第一场战斗,这场战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统治造成了沉重打击,把琼崖的革命武装斗争推向了高潮。 同时,椰子村战役也充分拉开了琼雅武装斗争的序幕,成为琼雅人民军队诞生和武装斗争红旗建立的标志,为琼雅坚持长期革命武装斗争奠定了基础。 这支武装力量从琼崖起义革命军发展成为工农革命军、工农红军、抗日独立运动队、独立兵团和独立纵队。1947年,被中央军委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支军队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各个历史阶段都经历了严峻的考验。最后,它有效地支持和配合野战军渡海解放海南岛,在琼崖革命中取得了彻底的胜利,为海南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琼海市嘉积镇椰子村渡口 海南日报记者李映婷拍摄的“红色现场”椰子村战斗现场“椰子村”“留言簿”共同传承精神

我住在丹村,一条远离椰子村的河,我从小就听爷爷讲椰子村打架的故事。 当王文明带领革命军乘坐八艘木船从丹村渡口过河到椰子村时,我祖父是八名渡船夫之一。 每次听到椰子村打架的故事,我都很兴奋。

祖父老了,不再划船了。万泉河上建了一座桥。这里的渡船似乎正在慢慢废弃。 我只是想,这不好,这里的渡口有不同的革命意义,是一个革命遗址 琼海市交通局修好了渡船,并为它配备了渡船,所以我自愿做一名渡船工人。 每次我握着船杆和船桨,我都觉得自己像个祖父。 我祖父是一个普通的摆渡人,但他在椰子村战役中也扮演了一个非同寻常的角色。 虽然我的工作很普通,我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为过河的人提供方便,但我认为我也在做着辉煌的事业。 椰子村渡口的渡船夫刘静海保护着珍贵的记忆。对其他人来说,椰子村战场是神圣而珍贵的。我们椰子村的村民都感到友好和熟悉。孩子们从小就在这里玩耍:我们每天都去那里洗衣服和挑水,岸上的一座窑洞是临时指挥所,村里的一座祠堂是以前的战斗指挥所,村里最古老和最低的瓦房是炮楼.我们都对它有感觉。

许多人不知道椰子村战役的地点在哪里。我们椰子村的村民应该保护和宣传这个网站。 椰子村的村民杨尚应让椰子村居住。她一直听说椰子村战役是全琼武装叛乱的第一场战役,但她不知道它在哪里。 这次我和家人去了白石岭,偶然发现了椰子村,发现了这里的革命遗迹。 这里不仅有革命文化的传承,还有美丽的风景和诚实的村民。 在村民的故事和沧桑的废墟中,我发现了曾经战斗的激烈和荣耀。

我认为政府应该大力保护和增加宣传,开发这里的旅游资源,让椰子村生活和移动,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这里发生的革命故事。 海口游客李宇(海南日报记者蔡谦、金常波、郭嘉轩)

与一键通微信分享新浪腾讯QQ空我贴吧

编辑:郭祖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