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婕妤:她是真实的沈眉庄,表面是失宠的才女,其实是宫斗高手

电视资讯 浏览(1628)

   兔大圣

  01

  世人对班婕妤的印象有三个标签,分别是才女、失宠妃嫔和有女德。

  但今天这篇文章想说的是,我们可能小瞧了班婕妤在成帝后宫中的能耐和本事。

  首先看一下世人眼中班婕妤身上的固有标签。

  (1)才女

  班婕妤在赵飞燕姐妹俩进口后,迅速失宠。为了抒发内心的抑郁,班婕妤做了一首《怨歌行》。

  《怨歌行》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在诗中,班婕妤把自己比作一把团扇。夏天天热的时候,和主人形影不离;一旦天气转凉,就被抛在一旁,备受冷遇,不闻不问。

  这种比喻相当贴切,加上整首诗的文风清新自然,读起来如一壶好茶,可以细细品味。

  这首诗使得班婕妤的“才女”之名并非浪得虚名。“团扇”从此成为宫怨的代名词之一。

  

  《母仪天下》中,班婕妤剧照

  (2)失宠

  跟着“才女”衍生出来的印象就是,班婕妤不过是一个失宠的妃子。

  班婕妤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进宫之前,是汉成帝的宠妃之一。这个宠妃与众不同,有美貌和才学,但不注重风情,有些无趣。班婕妤从来就不是什么野路子美人,反而低调有才,谨慎守礼。皇帝喜欢她,让她和自己一起乘坐车辇,她拒绝了。

  (3)

  这就是古代后妃之德中最为著名的典故之一,“却辇之德”。电视剧《甄嬛传》中,甄嬛生下双生子受封为贵妃后,也是拿这个典故在皇帝面前表示自己贤德温柔依旧。

  如果碰到的是一代雄才伟略的君主,懂得如何欣赏贤德美貌的女人,班婕妤下半场的人生就不会如此悲伤失意。

  可惜,她碰到的皇帝是汉成帝,不是长孙皇后碰到了唐太宗。

  汉成帝喜欢的是有风情、风骚的、懂得如何和自己一起荒唐胡闹嬉戏玩乐的美人。所以,对于班婕妤,汉成帝真实的态度和做法是敬而远之。

  这篇文章为什么说,班婕妤在后宫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们就要挖一挖成帝的后宫细节。

  02

  汉成帝是西汉的第十二任皇帝,是汉元帝和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嫡长子。

  汉成帝继位后,后宫中妃嫔虽多,但是能够称得上是宠妃的人,只有四人。

  这四个人分别是汉成帝的原配许皇后,班婕妤,赵飞燕和赵合德。

  许皇后是汉成帝当太子的时候就迎娶的太子妃。这个太子妃曾经保住了汉成帝摇摇欲坠的太子宝座。当时汉成帝的父亲,汉元帝曾经想要废掉汉成帝和他的母亲王政君。

  汉元帝一生最大的心结就是,生母被人早早害死。为此,他对母亲娘家的人非常看重。这种爱重到达了爱屋及乌的程度。

  王政君和汉成帝母子俩,按照属下的建议,迎娶了出生许家的女儿。许家又会出一位皇后,汉元帝对此非常满意,连带着对儿子和老婆的态度大有改观。

  

  别人家的父亲是因为喜欢儿子,才看重儿媳的。到了许皇后这里,倒是因为喜欢儿媳妇,改变了对儿子和老婆的态度。太后王政君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在汉成帝登基得前几年,对许皇后很是喜欢。许皇后也是一位才女,只是名声没有班婕妤这么大。在许皇后得宠的时候,后宫众妃嫔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

  班婕妤的容貌和才学都是拔尖的,她一进宫,就分了许皇后的宠爱。她的群众基础很好,大家对班婕妤的才能和道德都非常认可。这其中,就包括一辈子好运爆表却步步失算的太后王政君。

  王政君一辈子愚蠢而又懦弱,最喜欢的就是给娘家人要官要爵位。但是对班婕妤,这个老妇人表现出难得的欣赏和保护。她就主动夸赞过一回班婕妤的贤德。有了老太后这种后宫超级大V的认证,班婕妤后宫的地位更加稳固。

  这就可以看出班婕妤的本事和手腕了。这么糊涂的老太太,她都能搞定。她的情商真的不是吹的。

  

  为了固宠,班婕妤还把自己身边的侍女李平推荐给汉成帝。汉成帝也欣然笑纳。李平出生低微,汉成帝联想到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也起于微贱,故赐姓“卫”,封号卫婕妤。这位卫婕妤,同样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她从未真正得宠,也从未真正失宠。

  可以说,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进入成帝的视野之前,成帝的后宫虽然美人众多,但真正算得上主角的人是许皇后和班婕妤,加上一个小配角卫婕妤。

  许皇后和班婕妤的关系不会有多融洽。一个是得宠的皇后,一个是得宠的嫔妃,两个人之间不存在发展出姐妹情的土壤和空间。但两个人同为才女,所生子女都没有养大,关系也称不上剑拔弩张。

  后宫整体局势称得上势均力敌,较为平衡,谁也没有办法用实力碾压谁。

  班婕妤这个时候的后宫策略是不得罪皇后,取悦太后,讨好皇帝。起初,这样的策略很有效。

  但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进宫后,这种均衡很快就被打破。许皇后和班婕妤迎来了人生的宿敌。

  03

  赵飞燕和赵合德入宫后,许皇后和班婕妤立即失宠。她们嗅到了危机。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争宠和失宠游戏,而是生死之战。

  赵飞燕姐妹俩没有根基,却将皇帝迷得失去了心智和判断力。

  以往后宫中,都是妃嫔在讨皇帝欢心。现在反了过来,是皇帝在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的欢心。尤其是妹妹赵合德,汉成帝心甘情愿被她玩弄于手掌之中。

  两姐妹首先图谋的是许皇后的后位。许皇后失宠无子,不得婆母喜欢,地位岌岌可危。只要找一个借口,许皇后就会成为冷宫中的废后。

  许皇后不满意自己失宠,令人在寝宫中开设了神坛,祈祷皇帝健康,也诅咒赵氏姐妹遭到报应。

  

  赵氏姐妹如获至宝。许皇后病急乱投医,不知不觉犯了深宫大忌。西汉后宫特别忌讳向神明祈求别人遭殃的事情,称之为“巫蛊”。

  历史上因为这种事情,倒下的人并不少见。

  西汉朝就有汉武帝皇后陈阿娇、卫子夫和卫太子被牵连进去的巫蛊之案。唐朝唐高宗的原配王皇后,北宋宋哲宗原配孟皇后都是因此被废。

  汉成帝知道这件事情后,立即开始以无子、行巫蛊之术诅咒皇帝为由,废除许皇后。赵飞燕姐妹俩担心曾经的宠妃班婕妤卷土重来,欲将班婕妤卷入此事之中,置之死地。

  史书上记载,班婕妤如此为自己辩护:“妾闻死主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诉;如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

  意思是,我知道此事无用,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是诅咒祈福有用,我之前为什么之前不这么做呢?

  汉成帝无言以对,只能放了班婕妤。事后还感觉愧疚,给了班婕妤不少赏赐。

  史书中记载的内容太简单了。如果这么风轻云淡就能免于生死之祸,那么后宫历史就要改写了。

  这无法构成班婕妤脱身的理由。根据班婕妤之后就到了王政君宫中伺候她,答案应该是在这场后宫风波中,班婕妤说动了太后来保全她。

  一同从这件事情中脱身的人还有她曾经的侍女,卫婕妤。

  可见,班婕妤和卫婕妤两个人加起来,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赵氏姐妹横行后宫,王政君一副佛系状态,但两个人都不敢惹怒她。

  否则,老太太再怎么愚弱,她背后的势力也不管答应。

  单靠固宠和躲过人生危机就判定班婕妤不是一个简单的深宫怨妇。而对班婕妤真实为人的另一种猜测,还来自于多年后的另外一件事情。

  04

  赵飞燕姐妹俩成为宠妃,班婕妤长居太后宫中,双方相安无事。

  十几年的岁月,班婕妤都在伺机而动,期待一个好的时机,剿灭她的敌人。

  第一个时机是汉成帝的死亡。汉成帝死在赵合德的床上,众大臣问责,赵合德畏罪自杀。

  赵飞燕平安无事。她曾经举荐继位的汉哀帝刘欣为太子。因此,新皇帝对她也算宽厚和尊敬,把赵飞燕也尊为皇太后。

  第二个机会就是汉哀帝的死。

  汉哀帝和王政君以及王氏家族之间矛盾重重。这就是班婕妤的机会。

  汉哀帝死后,王政君比其他人先得到了消息,第一个赶到汉哀帝身边,把传国玉玺抢到手。

  同时,立即命人召回王莽,王氏家族新的掌权者。两个人一起联手,控制着前朝和后宫。

  紧接着,王莽迎接年仅九岁的汉平帝继位。皇权被王政君和王莽紧紧抓在手中。

  之后,开始清算赵飞燕。王政君和王莽下令,废赵飞燕为庶人,令她去看守汉成帝的陵墓。赵飞燕不堪压力,自杀身亡。

  

  在整个权力交接过程中,王政君第一次表现出一个身居高位者该有的敏锐和魄力。抢玉玺、通知心腹、迅速选定有利于自己的继承人,都不像是王政君的所作所为。

  尤其是在汉哀帝死亡到通知王莽这个短暂的权力真空期间,我们可以猜测这其中可能有班婕妤的谋划在内。

  历史上记载,汉成帝死后,班婕妤自请为汉成帝守墓。可见,她对汉成帝有真感情在。守陵的生活寂寞孤清,太后王政君对她一直关爱有加,会时不时接她回宫小聚。她和宫廷不会断绝了所有的联系。

  对赵飞燕的处罚同样是看守陵墓。可悲的是,汉成帝生前最为因为赵飞燕而背弃了班婕妤,但是班婕妤能为他守陵,赵飞燕却吃不了这种苦。

  班婕妤的一生就是宫廷女子的标准缩影。有才有德,容貌出众,历经繁华和萧瑟,无论如何努力,无论如何真心爱着自己的丈夫,也摆脱不了被抛弃被厌恶的命运。

  她庆幸的地方在于,她用才华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和际遇,让后人有机会记住她的人生经历,不至于淹没在历史的烟云中,一丝长叹都留不下来。

  顺便说一句,会读书有才华真的是可以救人的。煊赫一时的后族许家、王家都很快落败,只有班家,一直人才辈出,延续到东汉王朝。可见,要想走得远,光靠运气和不入流的手段,真是行不通的。

  说了这么多关于班婕妤的东西,有没有发现她很像《甄嬛传》的眉庄?有才能,有计谋,得太后庇护,得宠而又失宠,对皇帝失望至极,最后不愿意承宠。

  唯一不同的是,班婕妤对皇帝始终有一份情在,她死后也是陪葬在汉成帝的陵墓周围。这对她,可能也是一种慰藉了。

  01

  世人对班婕妤的印象有三个标签,分别是才女、失宠妃嫔和有女德。

  但今天这篇文章想说的是,我们可能小瞧了班婕妤在成帝后宫中的能耐和本事。

  首先看一下世人眼中班婕妤身上的固有标签。

  (1)才女

  班婕妤在赵飞燕姐妹俩进口后,迅速失宠。为了抒发内心的抑郁,班婕妤做了一首《怨歌行》。

  《怨歌行》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在诗中,班婕妤把自己比作一把团扇。夏天天热的时候,和主人形影不离;一旦天气转凉,就被抛在一旁,备受冷遇,不闻不问。

  这种比喻相当贴切,加上整首诗的文风清新自然,读起来如一壶好茶,可以细细品味。

  这首诗使得班婕妤的“才女”之名并非浪得虚名。“团扇”从此成为宫怨的代名词之一。

  

  《母仪天下》中,班婕妤剧照

  (2)失宠

  跟着“才女”衍生出来的印象就是,班婕妤不过是一个失宠的妃子。

  班婕妤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进宫之前,是汉成帝的宠妃之一。这个宠妃与众不同,有美貌和才学,但不注重风情,有些无趣。班婕妤从来就不是什么野路子美人,反而低调有才,谨慎守礼。皇帝喜欢她,让她和自己一起乘坐车辇,她拒绝了。

  (3)

  这就是古代后妃之德中最为著名的典故之一,“却辇之德”。电视剧《甄嬛传》中,甄嬛生下双生子受封为贵妃后,也是拿这个典故在皇帝面前表示自己贤德温柔依旧。

  如果碰到的是一代雄才伟略的君主,懂得如何欣赏贤德美貌的女人,班婕妤下半场的人生就不会如此悲伤失意。

  可惜,她碰到的皇帝是汉成帝,不是长孙皇后碰到了唐太宗。

  汉成帝喜欢的是有风情、风骚的、懂得如何和自己一起荒唐胡闹嬉戏玩乐的美人。所以,对于班婕妤,汉成帝真实的态度和做法是敬而远之。

  这篇文章为什么说,班婕妤在后宫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们就要挖一挖成帝的后宫细节。

  02

  汉成帝是西汉的第十二任皇帝,是汉元帝和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嫡长子。

  汉成帝继位后,后宫中妃嫔虽多,但是能够称得上是宠妃的人,只有四人。

  这四个人分别是汉成帝的原配许皇后,班婕妤,赵飞燕和赵合德。

  许皇后是汉成帝当太子的时候就迎娶的太子妃。这个太子妃曾经保住了汉成帝摇摇欲坠的太子宝座。当时汉成帝的父亲,汉元帝曾经想要废掉汉成帝和他的母亲王政君。

  汉元帝一生最大的心结就是,生母被人早早害死。为此,他对母亲娘家的人非常看重。这种爱重到达了爱屋及乌的程度。

  王政君和汉成帝母子俩,按照属下的建议,迎娶了出生许家的女儿。许家又会出一位皇后,汉元帝对此非常满意,连带着对儿子和老婆的态度大有改观。

  

  别人家的父亲是因为喜欢儿子,才看重儿媳的。到了许皇后这里,倒是因为喜欢儿媳妇,改变了对儿子和老婆的态度。太后王政君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在汉成帝登基得前几年,对许皇后很是喜欢。许皇后也是一位才女,只是名声没有班婕妤这么大。在许皇后得宠的时候,后宫众妃嫔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

  班婕妤的容貌和才学都是拔尖的,她一进宫,就分了许皇后的宠爱。她的群众基础很好,大家对班婕妤的才能和道德都非常认可。这其中,就包括一辈子好运爆表却步步失算的太后王政君。

  王政君一辈子愚蠢而又懦弱,最喜欢的就是给娘家人要官要爵位。但是对班婕妤,这个老妇人表现出难得的欣赏和保护。她就主动夸赞过一回班婕妤的贤德。有了老太后这种后宫超级大V的认证,班婕妤后宫的地位更加稳固。

  这就可以看出班婕妤的本事和手腕了。这么糊涂的老太太,她都能搞定。她的情商真的不是吹的。

  

  为了固宠,班婕妤还把自己身边的侍女李平推荐给汉成帝。汉成帝也欣然笑纳。李平出生低微,汉成帝联想到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也起于微贱,故赐姓“卫”,封号卫婕妤。这位卫婕妤,同样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她从未真正得宠,也从未真正失宠。

  可以说,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进入成帝的视野之前,成帝的后宫虽然美人众多,但真正算得上主角的人是许皇后和班婕妤,加上一个小配角卫婕妤。

  许皇后和班婕妤的关系不会有多融洽。一个是得宠的皇后,一个是得宠的嫔妃,两个人之间不存在发展出姐妹情的土壤和空间。但两个人同为才女,所生子女都没有养大,关系也称不上剑拔弩张。

  后宫整体局势称得上势均力敌,较为平衡,谁也没有办法用实力碾压谁。

  班婕妤这个时候的后宫策略是不得罪皇后,取悦太后,讨好皇帝。起初,这样的策略很有效。

  但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进宫后,这种均衡很快就被打破。许皇后和班婕妤迎来了人生的宿敌。

  03

  赵飞燕和赵合德入宫后,许皇后和班婕妤立即失宠。她们嗅到了危机。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争宠和失宠游戏,而是生死之战。

  赵飞燕姐妹俩没有根基,却将皇帝迷得失去了心智和判断力。

  以往后宫中,都是妃嫔在讨皇帝欢心。现在反了过来,是皇帝在讨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的欢心。尤其是妹妹赵合德,汉成帝心甘情愿被她玩弄于手掌之中。

  两姐妹首先图谋的是许皇后的后位。许皇后失宠无子,不得婆母喜欢,地位岌岌可危。只要找一个借口,许皇后就会成为冷宫中的废后。

  许皇后不满意自己失宠,令人在寝宫中开设了神坛,祈祷皇帝健康,也诅咒赵氏姐妹遭到报应。

  

  赵氏姐妹如获至宝。许皇后病急乱投医,不知不觉犯了深宫大忌。西汉后宫特别忌讳向神明祈求别人遭殃的事情,称之为“巫蛊”。

  历史上因为这种事情,倒下的人并不少见。

  西汉朝就有汉武帝皇后陈阿娇、卫子夫和卫太子被牵连进去的巫蛊之案。唐朝唐高宗的原配王皇后,北宋宋哲宗原配孟皇后都是因此被废。

  汉成帝知道这件事情后,立即开始以无子、行巫蛊之术诅咒皇帝为由,废除许皇后。赵飞燕姐妹俩担心曾经的宠妃班婕妤卷土重来,欲将班婕妤卷入此事之中,置之死地。

  史书上记载,班婕妤如此为自己辩护:“妾闻死主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诉;如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

  意思是,我知道此事无用,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是诅咒祈福有用,我之前为什么之前不这么做呢?

  汉成帝无言以对,只能放了班婕妤。事后还感觉愧疚,给了班婕妤不少赏赐。

  史书中记载的内容太简单了。如果这么风轻云淡就能免于生死之祸,那么后宫历史就要改写了。

  这无法构成班婕妤脱身的理由。根据班婕妤之后就到了王政君宫中伺候她,答案应该是在这场后宫风波中,班婕妤说动了太后来保全她。

  一同从这件事情中脱身的人还有她曾经的侍女,卫婕妤。

  可见,班婕妤和卫婕妤两个人加起来,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赵氏姐妹横行后宫,王政君一副佛系状态,但两个人都不敢惹怒她。

  否则,老太太再怎么愚弱,她背后的势力也不管答应。

  单靠固宠和躲过人生危机就判定班婕妤不是一个简单的深宫怨妇。而对班婕妤真实为人的另一种猜测,还来自于多年后的另外一件事情。

  04

  赵飞燕姐妹俩成为宠妃,班婕妤长居太后宫中,双方相安无事。

  十几年的岁月,班婕妤都在伺机而动,期待一个好的时机,剿灭她的敌人。

  第一个时机是汉成帝的死亡。汉成帝死在赵合德的床上,众大臣问责,赵合德畏罪自杀。

  赵飞燕平安无事。她曾经举荐继位的汉哀帝刘欣为太子。因此,新皇帝对她也算宽厚和尊敬,把赵飞燕也尊为皇太后。

  第二个机会就是汉哀帝的死。

  汉哀帝和王政君以及王氏家族之间矛盾重重。这就是班婕妤的机会。

  汉哀帝死后,王政君比其他人先得到了消息,第一个赶到汉哀帝身边,把传国玉玺抢到手。

  同时,立即命人召回王莽,王氏家族新的掌权者。两个人一起联手,控制着前朝和后宫。

  紧接着,王莽迎接年仅九岁的汉平帝继位。皇权被王政君和王莽紧紧抓在手中。

  之后,开始清算赵飞燕。王政君和王莽下令,废赵飞燕为庶人,令她去看守汉成帝的陵墓。赵飞燕不堪压力,自杀身亡。

  

  在整个权力交接过程中,王政君第一次表现出一个身居高位者该有的敏锐和魄力。抢玉玺、通知心腹、迅速选定有利于自己的继承人,都不像是王政君的所作所为。

  尤其是在汉哀帝死亡到通知王莽这个短暂的权力真空期间,我们可以猜测这其中可能有班婕妤的谋划在内。

  历史上记载,汉成帝死后,班婕妤自请为汉成帝守墓。可见,她对汉成帝有真感情在。守陵的生活寂寞孤清,太后王政君对她一直关爱有加,会时不时接她回宫小聚。她和宫廷不会断绝了所有的联系。

  对赵飞燕的处罚同样是看守陵墓。可悲的是,汉成帝生前最为因为赵飞燕而背弃了班婕妤,但是班婕妤能为他守陵,赵飞燕却吃不了这种苦。

  班婕妤的一生就是宫廷女子的标准缩影。有才有德,容貌出众,历经繁华和萧瑟,无论如何努力,无论如何真心爱着自己的丈夫,也摆脱不了被抛弃被厌恶的命运。

  她庆幸的地方在于,她用才华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和际遇,让后人有机会记住她的人生经历,不至于淹没在历史的烟云中,一丝长叹都留不下来。

  顺便说一句,会读书有才华真的是可以救人的。煊赫一时的后族许家、王家都很快落败,只有班家,一直人才辈出,延续到东汉王朝。可见,要想走得远,光靠运气和不入流的手段,真是行不通的。

  说了这么多关于班婕妤的东西,有没有发现她很像《甄嬛传》的眉庄?有才能,有计谋,得太后庇护,得宠而又失宠,对皇帝失望至极,最后不愿意承宠。

  唯一不同的是,班婕妤对皇帝始终有一份情在,她死后也是陪葬在汉成帝的陵墓周围。这对她,可能也是一种慰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