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街坊邻居们一齐看着武小曼,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

明星八卦 浏览(1089)

  2019 感悟故事

  

  播讲/梦锁清秋

  1

  五月是一个结婚的季节,好多女孩子都愿意在五月把自己变成女人。那天是五月四号,武小曼家居住的取灯胡同有三个女孩同时出嫁。太阳高高升起来的时候,迎亲的花车仿佛约好了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取灯胡同,三家迎亲的车队排满了一条小街,看上去蔚为壮观。一时间鞭炮齐鸣,新娘们一脸娇羞地挽着新郎,在众亲友的簇拥下走出取灯胡同,胡同口有人放起了纸烟花,五彩缤纷的纸屑在阳光中闪烁着奇彩异光,纷纷扬扬,洒落在新人身上,所有的人都被染上了喜气,结婚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武小曼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这是武小曼第一次看见三个女孩一起出嫁,她兴奋得满脸通红,站在胡同口的一块上马石上傻乎乎地笑,她一直在笑,笑得两腮的肉不停地颤抖,她有一张粉嘟嘟的小脸,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武小曼看见新郎为新娘打开车门,新娘们一个个上车,新郎们也上车,该上车的人都上了车,然后轿车们缓缓开出小街,欢乐的气氛开始淡下来,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意犹未尽地往家里走,就在这时,武小曼跳下上马石,冷不丁地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她便大声喊道:“怎么没人和我结婚?我也要结婚!”喊出了这句话,武小曼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街坊邻居们一齐看着武小曼,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有人说:“你着什么急呀,你才八岁。”武小曼根本不理那些人,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我要结婚、我要结婚,怎么没人和我结婚啊!”后来,武小曼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街坊邻居们笑得肚子都疼了,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武小曼为取灯胡同留下一个经典的笑话。

  后来,武小曼的妈妈许志玲跑过来拉起武小曼,她打了武小曼一个耳光说:“真不要脸!”然后,她就像拎一只小鸡那样把武小曼拎回家去。

  这一年,武小曼刚刚失去父亲,新寡的许志玲还处在极大的悲痛之中。她的丈夫武和平是一名优秀的货车司机,从十八岁起开车到他死亡从来没有出过事故。但是这一次,他却不小心和一列呼啸而来的火车撞上了。出事之后许志玲穿了一身重孝去找运输公司的头头,许志玲声泪俱下地指责运输公司的头头不该派武和平去平谷拉柿子。许志玲说:“武和平刚刚跑了一趟山西的长途,刚刚回到北京,屁股还没有离开驾驶座你们就派他去平谷拉柿子,就是一头驴,也应该让他吃了草饮了水,歇歇脚再走啊!”

  武小曼对父亲的意外死亡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在她脑子里,父亲武和平永远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她经常很多天看不见父亲,有的时候看见了,父亲肯定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就算醒着,也不怎么理会武小曼,父女间的感情,一直就是这么淡。所以,许志玲悲痛欲绝的那些日子,武小曼就是愣愣地看着许志玲哭,她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有。气得许志玲大骂武小曼让狗掏了心,许志玲说:“他是你爸爸呀,你怎么能一滴眼泪都不掉呢?”

  所以,许志玲看见坐在胡同口哭喊着要结婚的武小曼,心里特别恼火。不错,武小曼只有八岁,但是,八岁的女孩就能这么胡闹这么不要脸吗?许志玲觉得武小曼把她的脸丢尽了。她把武小曼拉回家里大声训斥,指着武小曼的鼻子说:“你爸爸死了你都不哭,却为这种破事哭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贱丫头!”

  武小曼被许志玲拉回屋里马上就停止了哭泣,这个孩子很怪,她从不在许志玲面前哭,大概从四五岁开始,她就不在许志玲面前哭了,就算有了天大的委屈,她也只是躲在一边自己生气。许志玲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出这么个拧巴女儿。她问武小曼:“你的眼泪在我面前就变得这么值钱了吗?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不会哭?”

  武小曼说:“你死不了,我死了你也死不了。”

  这句话把许志玲吓了一跳,她看着神色倔倔的武小曼,心里竟然有了一种恐惧,这孩子才八岁,怎么能说出这么狠的话呢?许志玲的眼泪下来了,她把武小曼揽进怀里,不管怎么说,就算她脾气再坏,她也是爱女儿的,尤其是现在,丈夫没了,女儿成了她生活的全部。许志玲在这一刻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要好好疼爱女儿,她要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她要让女儿幸福,从现在起,她不会再骂女儿,更不会打她,甚至,为了女儿,她可以不再结婚一辈子守寡。她看着女儿粉嘟嘟的小脸,觉得这孩子天生一副美人胚,为了这副美人胚,她做出再大的牺牲也值得。

  许志玲果然做到了。至少,在武小曼十四岁这一年,她还没有再嫁,六年中,她没有骂过武小曼,更没有动过她一个指头,武小曼在许志玲的呵护下健康成长。十四岁的武小曼,已经亭亭玉立,该拔节的地方拔节,该翘起的地方翘起,一张无可挑剔的美人脸,加上一股与生俱来的闺秀气,整个一个经典美女。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

  

  播讲/梦锁清秋

  1

  五月是一个结婚的季节,好多女孩子都愿意在五月把自己变成女人。那天是五月四号,武小曼家居住的取灯胡同有三个女孩同时出嫁。太阳高高升起来的时候,迎亲的花车仿佛约好了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取灯胡同,三家迎亲的车队排满了一条小街,看上去蔚为壮观。一时间鞭炮齐鸣,新娘们一脸娇羞地挽着新郎,在众亲友的簇拥下走出取灯胡同,胡同口有人放起了纸烟花,五彩缤纷的纸屑在阳光中闪烁着奇彩异光,纷纷扬扬,洒落在新人身上,所有的人都被染上了喜气,结婚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武小曼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这是武小曼第一次看见三个女孩一起出嫁,她兴奋得满脸通红,站在胡同口的一块上马石上傻乎乎地笑,她一直在笑,笑得两腮的肉不停地颤抖,她有一张粉嘟嘟的小脸,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武小曼看见新郎为新娘打开车门,新娘们一个个上车,新郎们也上车,该上车的人都上了车,然后轿车们缓缓开出小街,欢乐的气氛开始淡下来,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意犹未尽地往家里走,就在这时,武小曼跳下上马石,冷不丁地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她便大声喊道:“怎么没人和我结婚?我也要结婚!”喊出了这句话,武小曼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街坊邻居们一齐看着武小曼,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有人说:“你着什么急呀,你才八岁。”武小曼根本不理那些人,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我要结婚、我要结婚,怎么没人和我结婚啊!”后来,武小曼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街坊邻居们笑得肚子都疼了,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武小曼为取灯胡同留下一个经典的笑话。

  后来,武小曼的妈妈许志玲跑过来拉起武小曼,她打了武小曼一个耳光说:“真不要脸!”然后,她就像拎一只小鸡那样把武小曼拎回家去。

  这一年,武小曼刚刚失去父亲,新寡的许志玲还处在极大的悲痛之中。她的丈夫武和平是一名优秀的货车司机,从十八岁起开车到他死亡从来没有出过事故。但是这一次,他却不小心和一列呼啸而来的火车撞上了。出事之后许志玲穿了一身重孝去找运输公司的头头,许志玲声泪俱下地指责运输公司的头头不该派武和平去平谷拉柿子。许志玲说:“武和平刚刚跑了一趟山西的长途,刚刚回到北京,屁股还没有离开驾驶座你们就派他去平谷拉柿子,就是一头驴,也应该让他吃了草饮了水,歇歇脚再走啊!”

  武小曼对父亲的意外死亡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在她脑子里,父亲武和平永远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她经常很多天看不见父亲,有的时候看见了,父亲肯定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就算醒着,也不怎么理会武小曼,父女间的感情,一直就是这么淡。所以,许志玲悲痛欲绝的那些日子,武小曼就是愣愣地看着许志玲哭,她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有。气得许志玲大骂武小曼让狗掏了心,许志玲说:“他是你爸爸呀,你怎么能一滴眼泪都不掉呢?”

  所以,许志玲看见坐在胡同口哭喊着要结婚的武小曼,心里特别恼火。不错,武小曼只有八岁,但是,八岁的女孩就能这么胡闹这么不要脸吗?许志玲觉得武小曼把她的脸丢尽了。她把武小曼拉回家里大声训斥,指着武小曼的鼻子说:“你爸爸死了你都不哭,却为这种破事哭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贱丫头!”

  武小曼被许志玲拉回屋里马上就停止了哭泣,这个孩子很怪,她从不在许志玲面前哭,大概从四五岁开始,她就不在许志玲面前哭了,就算有了天大的委屈,她也只是躲在一边自己生气。许志玲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出这么个拧巴女儿。她问武小曼:“你的眼泪在我面前就变得这么值钱了吗?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不会哭?”

  武小曼说:“你死不了,我死了你也死不了。”

  这句话把许志玲吓了一跳,她看着神色倔倔的武小曼,心里竟然有了一种恐惧,这孩子才八岁,怎么能说出这么狠的话呢?许志玲的眼泪下来了,她把武小曼揽进怀里,不管怎么说,就算她脾气再坏,她也是爱女儿的,尤其是现在,丈夫没了,女儿成了她生活的全部。许志玲在这一刻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要好好疼爱女儿,她要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她要让女儿幸福,从现在起,她不会再骂女儿,更不会打她,甚至,为了女儿,她可以不再结婚一辈子守寡。她看着女儿粉嘟嘟的小脸,觉得这孩子天生一副美人胚,为了这副美人胚,她做出再大的牺牲也值得。

  许志玲果然做到了。至少,在武小曼十四岁这一年,她还没有再嫁,六年中,她没有骂过武小曼,更没有动过她一个指头,武小曼在许志玲的呵护下健康成长。十四岁的武小曼,已经亭亭玉立,该拔节的地方拔节,该翘起的地方翘起,一张无可挑剔的美人脸,加上一股与生俱来的闺秀气,整个一个经典美女。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